Sleepwalker

他用了几乎一辈子,去换一个早已不知所谓的梦想

而她却用了一辈子,去等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回来的人

或许用等并不恰当 我觉得更像在守护

到底要对自己多恨 才能不输给了等?



取材总是来自于生活但是高于生活的

高在沓子独独一个人守了25年

高在丰直面了自己的心去找沓子

现实的有色眼镜容不下太多东西 而我们又能把持自我多久

一边是不被认同的爱情 一边是结发妻子和锦绣的前程

那一刻的天秤,丰忘记把自己这个砝码加了上去



人的一生 太多时间都在做选择

选择一罐饮料 选择一个工作 选择一处安乐窝 选择一位人生的伴侣

选择并不难  难在如何在做完选择后 心无旁骛的只看眼前这一条路

认真 努力 甚至拼上自己的一切 让自己的选择有一个结果

但愿每次回忆,对生活都不感到负疚



评论
©北极 | Powered by LOFTER